< Hand Phone Photos (1) |  Categories  | The Cat >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眼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 《临江仙》

我不是想写些什么英雄好汉的故事,也不是要评论什么历史著作。只是突然想到了三国演义的开篇词而已(听说原版三国演义并没有这开篇词是后来才被人加上去的)。

5月30号,我的一个老友克里斯结婚了。几个少时玩伴很难得又聚在一起把酒论英雄(我们是以茶代酒)。日月如流,曾经懵懂的少年,现在个个都是意气风发的热血青年了。大伙儿坐在一起聊的话题不再是争论着子龙比较厉害还是云长比较强。也不再是真人快打(Mortal Kombat)刘康、雷神的必杀技了。聊的都是我还没来得及参与的亲子经验谈。大伙儿聊得尽兴,投影屏幕上切换着克里斯的一些生活照。我努力地在回忆他老家的样子。那个常常被我们闹到天翻地覆、面目全非的地方。

克里斯是海南人,家里是开咖啡店的。他的老家距离咖啡店只有几步路,就在我们学校的后面。学校十多尺高的后门和篱笆对我们来说,根本不是障碍。反而是我们表现的地方。看谁可以最快翻越过去,看谁可以从最高处跳下。翻过了学校的篱笆,再走个五分钟的路拐个弯就到克里斯的咖啡店了。中午常常都会和几个同学到这里来吃午餐。有时吃干劳面,有时吃鸡饭。他的父亲人很好,还泡的一手好茶。我最常喝的就是teh c peng,冻奶茶。平时只要没有上课,我们通常都会在克里斯家混。最常在这里出现的就是国彬,阿辉和我,偶尔还有日本人中田。

国彬和克里斯是最要好的。两个人个感情如胶如漆,每天形影不离。除了上厕所之外几乎都是粘在一起的。有说看到克里斯就会看到国彬,看到国彬就看到克里斯了。好啦!我是形容得太过夸张了啦!总之他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是死党。阿辉家住马当。二十年前的交通很不方便。去马当的路很窄,而且路面七坑八洞地,状况有点糟糕。从学校去到马当可能需要45分钟。所以阿辉每天放学后都去他的亲戚家先,等到他的父亲下班再过来接他回家。阿辉的亲戚家和咖啡店就之隔了一条小路。因为很靠近,所以很自然地,阿辉也常常到克里斯家玩。日本人中田也住在附近。中田、国彬、克里斯和我都是武术协会的学员。我也是在那里才跟他们开始熟络的。中田很早就放弃武术了。剩下我们三个人坚持了一段时间。然后国彬也放弃了。现在只剩下我还跟武术扯得上一点关系。

中三的时候克里斯家里有了第一台电脑。那是一台486的机器。是当时最很新,速度最快的了。现在的小孩子应该都没听过这处理器。而且他们手上的电话都远比我们的486来得快。那时候我们其他人家里也开始有了电脑。我家的电脑是老爸靠借贷买的。还好我现在是靠电脑吃饭,不然就真的辜负了老爸。却说克里斯家里买了电脑后,他的房间就变成我们的电玩中心了。在他房间里玩的游戏可多了。印象比较深刻的有Mortal Kombat, 三国, Alone in the Dark II, Gabrielle Knight, Tie Fighter, X-Wing, Street Fighter等等。那个时候街头霸王Street Fighter可红了。但我们都比较喜欢真人快打Mortal Kombat。可能是这个游戏比较暴力吧!一拳一拳下去时角色还会喷血的。角色最后临死前还可以出必杀技。如果你不想杀他也行,还有很多可爱的动作可以做,例如握手言和,把对手变成婴儿等等。几个人轮流上阵。两个人对打,其他的就在旁加油打气。胜者留下卫冕不败宝座,败者就让位给下一位挑战者。通常都是阿辉和克里斯连续卫冕比较多。有一次,忘了是谁卫冕了50次时,突然有个电脑角色跳进银幕加入战局。那个好家伙速度特别快。一下子就把我们的50次卫冕者打败。原来游戏中还有很多神秘角色。偶尔会因为在某些情况下按到了某些键而突然出现。除了玩游戏之外,那个小房间也是我们第一次接触电脑程式的地方。已经忘了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们发现Q-Basic。应该是从一个猩猩丢香蕉的游戏那里发现的。之后几个人就开始研究怎么写程式。那时要进入我的电脑还得回答很多问题才能成功启动我的电脑。也许因为早接触电脑程式,我们那几个人里面现在多数都是靠电脑吃饭。

除了电脑以外,我们有时候也会玩得很疯狂。我们常常一起玩手枪。哦!!别误会是用橡皮筋和木枝制作的手枪。子弹是废纸或报纸制作的。主要是把橡皮筋固定在木枝上,套上纸弹然后大力往后拉。弹在橡皮筋上蓄势待发。瞄准目标后把手指放开,不到一秒的时间就会听到一声惨叫和连番咒骂。这个游戏是从随手拿起橡皮筋互射开始。之后为了大家可以更公平、更安全地玩更好玩,我们开始分组和制定了很多规则和标准。例如头部不可以射,以免误伤眼睛。橡皮筋的数量,枪支的长度和子弹的大小厚度都一样,这样大家身上的淤青也一样大小。就这样,我们趁着克里斯的父亲在咖啡店忙,他母亲出去工作的时候,来个乾坤大挪移把他家的家具变成我们的堡垒。他家成天都被我们乱得惨不忍睹。当然最后我们会把家具丝毫无损地把它们一一归位。

国彬对飞机情有独钟。有时他会把自己制作的飞机模型拿来克里斯家玩。有时也会在克里斯家一起做飞机模型。他制作的模型并不是现在小孩子可以在百货公司或模型店里买得到的那种。而是根据书本或一些飞行杂志上的资料自己用纸张制作的。我记得他做的滑翔机真的可以在空中滑翔很久、很久才降落。对于飞机模型我一点头绪都没有没有,只是在旁观看而已。曾经玩疯了,我们把模型的尾翼点起火,制造飞机失事坠地的情形。玩归玩,我们还是很注意安全的。风向确定,灭火的准备做足了才可以点火。

另一个我们最爱做的就是格斗。不过是设计好,套好的那种。我们把李连杰的黄飞鸿一、二集看了上千遍。从对白到动作我们都可以一丝不漏的重演一次。为了做到电影里的动作,我们每天重复的看,重复练习。两个人对练然后另一个人确定是否动作会和电影里的一样。就因为这样,身上常会有莫名奇妙的淤伤、扭伤。

克里斯在新加坡工作已有十多年之久。他的父亲不在后,咖啡店已经转让给人了。母亲也已经搬家不住在以前那里了。我很努力地在回想克里斯老家的模样,可是那印象总是没能很清楚地刻画出来。也许自由自在的时光已经遥远,年少时光早已不复返,记忆也随之转淡。那些日子无忧无虑。考试再难也不曾烦恼过。尽管咖啡再黑、再浓,回到家里碰到了床还是一样马上就睡着。不曾想像过失眠是怎样的。更不知道原来从窗口照进来的十五的月光是可以亮到让人无法入睡的。

桌上的脆皮鸭,酥脆的鸭皮包覆着香香的糯米饭。不小心的话糯米饭会掉落。桌上的话题此刻在投资和房地产中围绕着。中田一边夹着脆皮鸭一边跟我说着他昨晚因为宝宝没能睡好的事。失眠这件事的元凶早已从事业,金钱和爱情转移到了家庭和小孩。很快地,我也要加入这个行列参与他们的话题。可能也会想中田那样,酒席途中跑去买孩子的枕头。

成长的过程我们一起经历过。然后不小心又走散了。今天再次青梅煮酒论英雄有种奇妙的感觉。好像一张旧相片,感觉深刻距离却很遥远。甚至有点嫉妒已经取代了我们的地位的那个女生。

天下大势,合久比分,分久比合。希望各路英雄好漢很快就能重聚首,再次把酒言歡,举杯畅饮个三百回合。

 

Posted on 5/31/2012 8:54:27 AM | Comments (0)
Categorised as 生活
Tag: Kuching, batu lintang
 
< Hand Phone Photos (1) |  Main  | The Cat >
Post a comment
 
Name:

 
Email:

 
Url:

 
Comments:

 
Copyright 2010 Alvin Jong. All Rights Reserved.
who's online